第5章 再献策之新隆中对(1/2)

 微微一笑的孔明自动忽略了那个狂刷存在感的猛三爷。

 然后看着面前的刘备,孔明不由得心中暗暗叹息。

 “若是上辈子我也能早日明白主公的心意,又何苦会浪费那么多的时间和机会。

 初出茅庐,想着的全都是一统天下,再造汉室。

 完全忘记了主公的心到底是怎么样的。”

 想到这里,诸葛孔明再次压抑住自己内心的激动,然后拉着刘备的手臂来到了之前那舆图的面前。

 “主公,亮下面要说的话语,主公可要听得清清楚楚,亮只说一遍。

 若是哪里有问题,可以立刻打断亮,万不可有丝毫疑惑。”

 诸葛孔明说完之后看着那坚定点头的刘备,这才继续将手放到了那舆图上面。

 “荆益二州虽然算不得天下腹心之地,却也是对于主公来说至关重要的地方。

 主公的仁义之心让我等不能主动去夺取刘景升与刘季玉二人的基业。

 某家也不想全说主公,告诉主公这荆益乃是我大汉之土,主公乃是大汉皇叔本就有权处理云云。

 这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既然我等不能抢,那就让他们主动送!”

 “嘿,你这小子又开始说了胡话,那虽然算不上是他们的家业,那也是他们拼搏了一生守护之地。

 你这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要来一句让他们送来?

 难不成今日你这家伙喝大了?”

 张飞再次蹦了出来,然后看向诸葛孔明的那双铜铃大眼,大有一种看看他今天喝了啥的意思。

 “益德莫要胡闹!”刘备朝着张飞瞪了一眼,但是却也没有反驳张飞的话语,因为这也是他感觉到疑惑的问题。

 “孔明不妨将话说得明白一些才好,我们兄弟三人颇为愚钝,很多事情领悟不到。

 这景升和季玉虽然算不得什么明主,却也是恪守州郡,哪里是那般的糊涂。”

 “他们糊涂与否并不重要,而是这天下的局势,逼着他们如此行事。

 如今北方未定,袁本初虽然先后经历了官渡,仓亭大败,元气大伤,甚至传闻其已经病入膏肓。

 但莫要说他袁本初还未死,就算是他袁本初已经死了,北方大地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曹孟德收入自己囊中的。

 我等如今时间尚且不算急迫,可以现在荆州布局,缓缓图之。”

 “那又如何,就算是我等还有时间,可这与刘景升与刘季玉有什么关系?”这一次询问的是关羽,看得出来他还是听得懂的。

 “自然是有关系的,因为我等要明白刘表为何对主公无比提防忌惮,但仍然是不得不将前线重镇新野交给主公,甚至给主公诸多支持。

 并非忌惮主公的声名远播,而是他在担心,也在害怕。

 曹孟德心中图谋荆州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北方的大战让刘景升害怕了。

 所以他需要一个人为他挡住曹孟德,挡住来自曹孟德的恐惧。

 刘景升对主公提防重重,却不敢明言拒绝,正是因为想让主公为其阻挡来自曹孟德的压力。”

 刘备听闻之后默默点头,很多事情也都想得明白了起来。

 “既然景升对备忌惮又在意,那么孔明的意思恐怕是想要借助这件事情大做文章,从而发展实力?”

 “这只是其一,我等需要刘景升的支持,自然是要做出些许成绩才是,我等如今已经攻破宛城也算是给那刘景升有了交代。

 但是这一年一来,主公在宛城感觉如何?”

 “哎~”听到了诸葛亮的话语之后,刘备先是长叹一声,这才缓缓说道,“我等兵马严重不足,景升兄又不肯派遣援兵而来。

 如今面对曹贼的兵马,实在是....哎!”

 “有如此情况这倒也不是什么难以预料的事情,当初让主公拿走宛城也不是让主公以宛城为根基。

 而是在必要的时候用宛城换取足够的利益罢了。

 无论是刘表还是蔡瑁,他们为了自身这权利以及家族的利益,可以说得上是对主公明着防范仇视,这是我等需要提防的事情。

 但正所谓福兮祸相依,祸兮福所倚。

 蔡瑁对我等敌视,那就说明另外一个人一定会对我等心存好感,甚至会对我等言听计从!”

 刘备听到这里的时候,也不由猜测起来。

 “孔明所说的会是何人,难不成是那异度先生?”

 “非也非也!”孔明轻轻摇头,“异度先生乃是如今蒯家顶梁柱,更有扶持刘景升之功,和蔡家那也是亦敌亦友,断然不会为了我等得罪如今正是风光的蔡氏一族。

 亮所说的,乃是刘景升身边长子,刘琦!”

 “长公子刘琦?”

 “正是!”孔明此时再点了点头,“这长公子刘琦是荆州牧刘表的长子,母亲乃是刘表前任发妻陈氏之女。

 遥想当年,刘景升因为那刘琦的相貌与自己十分相似,便对其颇为宠爱,其受宠程度甚至远在其同母胞弟刘琮之上。

 但此时情况却是已经完全不同。

不得已原因,本站启用新域名:
m.yushugu.com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字号变小 字号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