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张松的作用(五更)(1/2)

 “主公,松有辱使命,求主公责罚!”

 想来口呼使君的张松,这一次刚刚见到刘章就忍不住跪伏于地,直接大声悲呼起来。

 “无妨,你出使曹相之事我等已经知晓了,此事确实怪不得你!”

 刘章此时也知道了自己的无奈。

 那曹孟德看准了他们西川的地利不会有任何作用,可这有能够如何?

 唯有无奈罢了!

 “主公大度,松当真无以为报!”张松先是含泪称赞,紧跟着就露出来了一副愤怒的模样,“可恨主公已然如此宽仁,竟还有人还敢妄言主公暗弱...”

 “砰!”

 张松的话语还没说完,一声巨响也直接出现在了这厅堂之中。

 那是刘章一把掀翻了面前的桌桉!

 “子乔,你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刘章面沉似水,语气虽然十分平静,但是在场的众人却是直接惊了。

 其中郑度和王累几人更是充满了愤怒的看向了面前那个还装作一脸委屈的张松。

 若非此时他们都在刘章面前,不好直接动武的话。

 恐怕今日一定要让那张松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君子尚六艺!

 “使君,张松刚刚...”

 “王累,坐回去!”刘章没有给王累说话的机会,直接一句话就让王累将剩下的话憋了回去,“子乔,你继续说,都听到什么了?”

 看到这一幕,张松的嘴角也露出来了一个微不可查的笑容。

 他很了解刘章,知道这位“暗弱”的益州牧却也不是一直都那么乐呵呵的。

 毕竟当年他也是数次平定叛乱的存在,当年的一手借刀杀人也是让他坐稳了这益州牧的位置。

 只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刘章的年纪慢慢大了,这常年的斗智斗勇也让他有些疲惫了,因此对于很多事情都是看破不说破。

 但如今这么一个节骨眼儿上,刘章嘴上虽然不说,但是心中对于他们益州那些人的心思也是非常痛恨的。

 这个时候将“暗弱”两个字拿出来说事儿,的确是会直接激怒他的。

 “主公见谅,是松刚刚激动了...”

 “无妨,你说就是。”

 “回禀主公!”张松此时才抬起头来,深吸一口气朝着刘章轻声说道,“松此行无功而返,本来心中颇有几分郁结。

 因此在回程路上难免有些心绪不宁,途径正在夷陵道的冷包将军等人便于军中借助一宿,暂时修整才继续商路。

 临行之前,松本想询问战况如何,是否有什么需要送带回成都的战报等等。

 可未曾想到,这战况未曾打探到,反倒是打探到了那彭羕对主公行事颇有几分...甚至还说出那般评价。”

 张松说完之后再次躬身拜倒,将头深深低了下去,一言不再多说。

 可刘章那沉重的呼吸声已经是可以传入他的耳中了。

 张松知道,那想来狂傲的彭永年算是完了!

 不过张松也不算是冤枉他,虽然这事儿是张松故意为之,引诱他说了几句不好听的牢骚,但这话的确是他彭永年说过的。

 当然了....这话不仅仅是彭永年说的,这西川之人可是不少人都曾经说过。

 其中就有他张松,但张松又不傻,肯定是不会承认的,至于彭永年会不会承认自己说过什么不该说的...

 张松只能说,年轻人就是太冲动!

不得已原因,本站启用新域名:
m.yushugu.com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字号变小 字号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