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张鲁出汉中(一更)(1/2)

 “师君安好?”

 汉中..汉宁郡守府中,这里没有半点大汉府衙的魏延庄重,反倒是充满了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阎圃每一次进入这郡守府的时候,都会感觉到一股不伦不类的感觉。

 作为当年“教化”益州的天师道传人,张道陵所传下来的天师道也算是正统道教了,不管是清静无为,还是道法自然,亦或者是追求天道。

 总之天师道虽然在西川乃至汉宁等地有诸多神鬼莫测的法力传说,但并没有半点诡异。

 可...当讲究自然无为的道家和讲究儒法表里的朝廷府衙合在一起的时候,阎圃总感觉这位张鲁张府君什么都好,就是有点乱来...

 “哦,阎祭酒也来了,看来也是得到了消息吧。”张鲁看到了阎圃出现之后并没有如何吃惊,甚至可以说是早就有所预料了一样。

 “下官...祭酒苗圃先行恭贺师君再得上天垂青,此乃上天昭示,我汉宁郡当有喜事...”

 “好了,阎祭酒就不必说这些言不由衷的话语了,本师君却也不是当年那个满心都是仕途和天下的张府君了。

 如今在这汉宁郡当个师君...挺好的。”

 张鲁说完之后,还直接当着众人的面将手中再次挖出来的小鼎随手放到了一旁,虽然看得出来他的眼神之中还是有那么几分热切。

 但却依然没有了曾经的贪婪。

 “师君...高义!”阎圃见状之后也是忍不住真心恭贺了一句,然后才开始说今日的正事,“师君见谅,今日阎圃前来并非仅仅是为了这区区祥瑞。

 还有一件事情,需要师君做主决断!”

 “你且说。”

 “师君可知上庸之事?”

 “你是说申耽与那刘玄德么?知晓却也没有办法。”张鲁此时只是澹澹摇了摇头,“当年我汉宁郡领九县之地。

 南郑,成固,西城,褒中,沔阳,安阳,锡县,上庸,房陵...

 可那些人却是一直诏书将上庸郡复起从我汉宁剥夺,最终绕刘玄德所得。

 本师君虽然不愿,但那刘玄德实力强横,如今更是几乎鲸吞了整个荆州,我等不可妄动...”

 “师君所言极是,正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因此当初师君没有动作乃是我等共同之所愿。

 但如今事情已然有所不同,今日之刘玄德虽然仍然占据荆州之地。

 可是曹公已然南下,十万大军兵临南阳,刘玄德处境及及可危。

 还请师君示下,我等是否有所行动?”

 “行动?”张鲁微微一愣,“你想有何等行动?”

 “师君,正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啊,我等若是坐看刘玄德与曹公死战,那日后不管是谁胜谁负,恐怕都会先行将我汉宁郡下手。

 到时候,反抗我等难挡其锋,若是投降也是被逼无奈。

 如此局面我等应当如何?”

 “这...”张鲁略微陷入了沉吟,然后看着那一脸平静之色的阎圃,最后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是想要让我等出兵,参与其中战事...”张鲁说完之后,自己都忍不住连连摇头,“还是那句话,老夫老了,不是当年的时候了。

 这个时候,老夫坐守汉宁郡,依靠山川之险足矣....”

 “师君当真觉得足矣么?”阎圃突然打断了张鲁的话语,仿佛也是在打破张鲁的美梦一般,“还请师君屏退左右,圃有一言不可传六耳。”

 张鲁看着面前的阎圃,沉思许久之后,最后还是选择摆了摆手,厅堂之中的众人顿时缓缓躬身,告辞离开。

不得已原因,本站启用新域名:
m.yushugu.com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字号变小 字号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