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刘表的信(1/2)

 刘琦再次见到刘备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了,同时见到的还有一直追杀他们的张允。

 当然,只不过现在的张允已经变成一具尸体了。

 “路上看到有山贼肆虐,还敢擅杀襄阳守将!

 备实在是见不得有人在景升兄大丧之时做出如此恶事来,因此耽误了些许时间。”

 刘备说完之后还让人将那张允的尸体直接扔到了地上,嘴里说着哀痛张允之死,脸上却是一脸的不屑。

 同时还让人十分恭敬的将另一具已经看不清模样的尸体送到了黄祖的面前。

 “备到的时候,已经是...黄府君节哀!”

 黄祖看着面前的爱将尸体,嘴唇难免有些颤抖,但仍然极力压制着自己的情绪,朝着刘备作揖行礼之后,将位置让开,让刘琦和刘备相见。

 “叔父!”

 见到刘备的这一刻,也不知道是终于放下了心,还是说有什么别的想法,总之在这一刻他整个人直接跪拜在了刘备的面前。

 那模样就差直接将刘备的双腿抱住了....

 “贤侄快起来,起来!”刘备赶紧三步并做两步将刘琦从地上拉扯起来,同时看着他那一脸悲戚伤感的模样,也是直接训斥了起来,“你乃是景升兄之子,是荆州未来的主人,你绝不可如此!”

 “叔父...”

 “事情备已经全部清楚了,贤侄大可放心,叔父定然会给贤侄讨回一个公道!”刘备拉着刘琦轻声说道,“令尊之事...节哀!”

 “叔父,这是父亲给叔父的信...还有此物。”刘琦说话间便从内衬之中将一封信帛取了出来。

 同时取出来的还有一杆不长不短的铜制节杖。

 “符节...”刘备没有将东西接过来,而是看着刘琦手中的东西一脸惊诧。

 “当年父亲被朝廷册封为镇南将军之时,陛下曾让左中郎将祝耽将此物赐予父亲,并授予父亲假节之权。

 虎符以及授印等物都无法带出,只有此物多年以来父亲都贴身收藏,轻易不会示予他人。

 这么多年以至于很多人都将此物忘记了,父亲让我将此物交给叔父。

 而且除了此物之外,父亲也让王威老将军向朝廷上书,将会举荐小侄为荆州...为荆州牧。”

 “你乃是景升兄长子,这荆州牧的位置自然是你的!”刘备直接一句话让刘琦放下心来,“就算是没有景升兄不做刺史,叔父也会做的。”

 “多谢叔父,这是父亲给叔父的信帛,还请叔父一观。”

 看着那叠得整整齐齐的信帛,刘备竟然有那么一瞬间的犹豫。

 “吾弟玄德亲启。

 此信入得贤弟手中,吾荆州已然风起云涌,为兄在此恭喜贤弟苦等时机已到,从此潜龙入渊。

 昔年为兄于新野借弟暂住,虽因有利而为之,但还望贤弟能念为兄此情,终予贤弟一栖身之所。

 而贤弟也因得新野小城,方可收敛士卒,养精蓄锐,得今日之势。

 多年以来,愚兄虽多有阻拦之时,然未曾有过大碍,如今望贤弟大量处之,可让前尘往事随风而去,亦随老夫而去。

 今书此信,不外乎向贤弟求一不情之请,望贤弟看在你我同姓之恩,庇得犬子一生无忧。

 至于荆州虽有犬子执掌,但他为人懦弱无刚,为荆州万民计,还请多为教导,代为指点。

不得已原因,本站启用新域名:
m.yushugu.com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字号变小 字号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