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圣子算什么狗屎?(2)(1/3)

 对那些平民的士兵来说,他们原本并不敢做出如此亵渎的举动。

 可是现在,在士兵中流传着一句话。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凭什么那些人天生就是高高在上的贵族,是圣职者。

 凭什么自己就是低贱的平民,任凭那些人欺凌?

 凭什么,自己在对抗魔物的前线,以生命为代价和那些魔物厮杀,却只能承受贫穷和欺凌,而那些上层人士则是躲在皇城中安享和平?

 凭什么,自己不是上层人士?

 怨念,早已在无声无息当中滋生。

 所缺少的,只是一枚火种。

 这些从皇城赶来的上层人士,在和魔物的对抗中的表现更是让这些经历过血与火的战士们深深的鄙夷,战斗的时候他们躲藏在最角落,如同战战兢兢的老鼠,战争结束之后却卑鄙的站出来将所有的功劳掠夺。

 仿佛他们兄弟们的牺牲,不过就是一件无所谓的小事。

 奥尼恩斯的演讲,更是将士兵们的不满推到了更高的层次。

 双方的矛盾肉眼可见的迅速激化,冲突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只是,皇室禁卫军那边,有莫尔顿和卡洛尔两个聪明人的压制,要求手下骑士绝对不能在这段时间对这些幸存的士兵做出任何挑衅的举动,一不小心就会引起哗变。

 神圣教廷那边,也有洛丝薇瑟和一名大主教安抚,洛丝薇瑟虽然阴险,但正是阴险所以洛丝薇瑟能窥视到那隐藏的火花。

 只有大地母神教这边,负责人是圣子奥尼恩斯和圣女尹纳斯……实际上只有奥尼恩斯一人,大地母神教的这些骑士,牧师和修女,也完全继承了奥尼恩斯的性格,他们倨傲张扬,目空一切,对那些幸存的士兵当做奴隶一样使唤。

 这也导致士兵们对大地母神教这边的怒火,远比其他两边更加强烈。

 甚至说,因为皇帝处死七十六个贵族,他们对帝国的怨气都没有这般汹涌澎湃。

 所以,当这些士兵经过大地母神教的营帐的时候,看着里面耀武扬威趾高气昂,心中的不满顿时爆发,直接就是一口唾沫喷了出去。

 对于大地母神教的圣骑士来说,这些卑贱的平民,一旦做出任何亵渎的举动,甚至可以当场格杀。

 根本不需要经过任何的审判。

 在天穹大陆,上流社会的权力是绝对的。

 无论是皇权,还是神权。

 他们对于下层的平民,有着生杀录夺的权力。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权力,习惯了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哪怕说因为魔物入侵的缘,需要大量平民填充到战场上,平民的地位也因此有些微的提升,却也无法改变双方的地位,更不会改变他们几乎已经变成烙印一般的思维。

 吐口水,那就是亵渎。

 亵渎者。

 杀!

 眼瞅着呼啸过来的长枪,巴纳尔脸色骤然变了。

 ….

 身为一名平民,巴纳尔能在军队里爬到千夫长这个平民最高的军阶,这足以证明巴纳尔的优秀。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

 强大的冲击力撞击的巴纳尔身子不断后退。

 满是络腮胡子的脸庞怒目圆瞪,手臂上黝黑的皮肤下面肌肉虬结,喉咙中不断传出一阵阵闷哼,身子一连退出好几步总算勉强停下。

 手臂因为长枪之上的冲击,甚至都有些发麻。不愧是圣职者,实力比他们这些野路子的士兵强的多。

 胸腔中一阵闷疼,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这一幕直接让几个好兄弟目眦欲裂。

 怒火不断的翻腾,他们的手指都已经紧握起来,压根紧咬。

 但巴纳尔这个男人,不愧是一名真正的男子汉,他对自己身上的伤势根本不在意,只是胡乱的擦拭了一下嘴角胡子上的血迹,重新站直身子。

 目光凝视着前方不远处的骑士:「骑士大人,就因为我兄弟吐了口唾沫,就要杀了他,太过了吧?」

 「吐口水正常不会被杀,但那要看吐在什么地方,在大地母神教的营帐面前吐口水,那就是对大地母神的不敬,不杀还留着过年吗?」

 大地母神教的骑士完全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任何问题,他的面色甚至变得有些狰狞,嘴角勾起了残忍的狞笑,目光得意的凝视着巴纳尔:「巴纳尔,你居然敢包庇亵渎大地母神的异端……你……也要死。」

 随着骑士的声音,后方营帐当中越来越多的骑士走了出来。

 他们的脸上全都带着得意的狞笑,他们并不介意通过残杀这几个小小的平民来证明自身的价值和地位。

 骑士的数量越来越多,几十个,上百个,他们东倒西歪的站在一块,小声的滴咕着,似乎是在商量待会儿从谁先开始下手。

 甚至就连一些看起来慈眉善目的牧师也加入了进来。

 维护大地母神的荣耀,是所有信徒义不容辞的责任。

 面对魔物,他们唯唯诺诺,面对平民,他们将重拳出击。

 这些得意洋洋的圣职者根本没有将区区几个平民放在心上,那就像是地面上渺小的蚂蚁,他们轻而易举的就能将对方给碾碎。

 他们也不害怕军队哗变,那只是一群平民,一群被驯化的猪猡,天穹大陆从未发生过平民反抗的事情,他们没那个勇气。

 ….

不得已原因,本站启用新域名:
m.yushugu.com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字号变小 字号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