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伊蕾塔的滋味?(5)(1/2)

 仅剩下一只独眼的埃德里奇看着秦楚掌心的东西。

 眼睛中透出浓浓的恐惧。

 他不知道那条血红的丝线究竟是什么存在,但本能的当他看到的瞬间就有种头皮发麻,毛骨悚然的恐惧感。

 他能感觉到,那是一个非常非常可怕的东西。

 尤其是看着那条丝线不断蠕动着的时候……

 「王八蛋,你……你想要做什么?」埃德里奇尖锐的嘶鸣着,都有些破音了,可想而知现在的二王子有多恐惧。

 「没什么,只是想要送给你一个好玩儿的玩具而已。」秦楚笑着。

 这丝线是秦楚经过一番辛苦之后从希尔芙体内又取出来的。

 他很想看看,当邪神的侵蚀出现在魔物身上会发生怎样的反应,看看魔物在邪神侵蚀之下能抗多长时间。

 毕竟人类这边会出现被邪神侵蚀的情况,可魔物那边似乎从未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当然,秦楚也做好了准备。

 在邪神的侵蚀之下,理智会逐渐崩溃,消散,最终异化成彻头彻尾的怪物,实力方面会出现一定的增长,但自己和安蒂亚两个已经足以应对。

 他只是将埃德里奇当做一个可悲的试验品而已。

 尹蕾塔真的看错人了啊。

 秦楚真的不是什么好人。

 他也不明白,为何能看穿灵魂的尹蕾塔会发现不了自己灵魂中的污浊。

 这一次他并未想过要拯救这个世界,他只想要混乱,复仇,无论是人类,还是魔物。

 自从邪神在皇城中展现出威能之后,人类中就开始出现一些说法,魔物可能是邪神后裔,邪神信徒之类。

 但秦楚对这个说法嗤之以鼻,魔物中没有任何信仰,它们从未祭祀过虚空中的存在。如果魔物真有信奉虚空中的存在,它们的力量应该会比现在更强。

 非要说魔物有什么信仰的话,那么大约是信奉魔王的吧,只要有点实力的魔物都想做魔王。

 埃德里奇的身子蠕动着,他也不知道为何,明明只是一条猩红的丝线而已,他相信自己能轻易的将这东西给粉碎,但他本能的,源自灵魂源自血脉的感受到了浓烈的恐惧。

 那种恐惧,甚至让埃德里奇想要放下自己的尊严,冲着面前那个自己一直瞧不起的男人臣服。

 如果埃德里奇真选择臣服的话,那秦楚不介意放过他一马,在他的体内种下禁制,成为除了罗蒙之外的另一个工具人。

 只是,埃德里奇还没来得及开口,后面传来尹蕾塔清脆的声音:

 「埃德里奇,你投降吧,你不是他的对手。」

 「如果你投降,并发誓以后不再纠缠我的话,或许秦先生会放过你。」

 秦楚眼一黑,尹蕾塔你确定你这不是在补刀吗?

 对埃德里奇来说,只怕没有什么比尹蕾塔的这句话更有杀伤力了。

 没有什么比尹蕾塔劝说他投降更有侮辱性的了。….

 这才是真的杀人诛心啊。

 果然,埃德里奇原本已经有些服软的目光骤然变得疯狂起来:「该死的,投降?」

 「尊贵的二王子绝对不会向卑贱的人类投降。」

 「我会杀了你,杀了他,你们两个***谁也别想活下去……」

 秦楚表示无所谓,毕竟给魔物那边弄个邪神的傀儡,让魔物内部乱做一团也不错。

 他散开圣光的封锁。

 那条丝线休的一下立马就钻了出去,这个诡异的存在最开始的反应似乎是想要钻进秦楚的身体,但它很快感受到了秦楚身上弥漫的圣光。

 那是它的克星。

 于是,这条诡异的丝线,立马冲向距离自己最近,浑身鲜血的埃德里奇身上。

 不……

 埃德里奇拼命的挣扎起来,他想要阻止这个诡异的东西靠近,却什么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条红色的丝线,迅速飘到自己的眼角,顺着眼角的缝隙涌入自己的大脑。

 下一瞬,埃德里奇的身子骤然紧绷。

 破碎的盔甲下能看到他那坚硬的肌肉上开始浮现出一块块的凸起。

 强烈的痛苦让埃德里奇不断的悲鸣着,这种反应让秦楚有些惊讶。

 之前奥尼恩斯的时候,就像是针扎了一下,并不会出现如此强烈的反应,更多的侵蚀是在无声无息中完成的。

 秦楚暂时放开对埃德里奇的压制,魔物二王子的身子就像是一条咸鱼在地面上不断弹跳着,挣扎着,痉挛着。

 紧接着,秦楚就发现埃德里奇皮肤上涌现出的凸起开始破裂,溃烂,大量的粘液遍布全身。

 这种情况似乎有些不太妙,看起来埃德里奇好像随时都可能死掉。

 虽然罗蒙才是他的工具人,但现在埃德里奇还不能死,一旦他死掉,魔物大王子就可以集中力量对付罗蒙。

 这个很好用的工具人可能就要***掉,那是秦楚不愿意看到的。

 只是,事情已经发生,就连秦楚也没有办法阻止,眼睁睁的看着埃德里奇的身子在剧烈的痉挛中哀嚎,哀嚎中衰弱。

 抽搐的幅度也逐渐减弱。

 直到最后,再也没有丝毫声息。

不得已原因,本站启用新域名:
m.yushugu.com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字号变小 字号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