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魔王纳格(2)(1/2)

 深沉到极点的黑暗被绯红取代,笼罩整个世界。星光,就如同鲜红的宝石,点缀在夜空闪烁着诡异的光。随之荡起无数纤细的,粘稠的,恍若血丝一样的痕迹,在天地之间飘扬。

 两轮弯月,变成了猩红的血月。

 整个世界,蒙上一层朦胧的绯红薄纱,安静到了极点,就像是一座巨大的坟墓。

 绯红,逐渐变成浓郁的血光,映照在每一个人的脸上,全都呈现出诡异的色泽,让人们的脸庞看起来越发扭曲,甚至带着狰狞,沐浴在猩红的光芒之下,恐慌开始蔓延。

 人们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但任谁都能感受到其中蕴含的不详,难以名状的恐惧,开始在每一个人的心头弥漫,人们的身子在发抖。

 他们想要说话,却发不出声音。

 秦楚的面色也是极为凝重,他知道,自己第一次真正对抗虚空中的神祇,已经惹来了那个强大诡异存在的不满。

 奥古斯都,沃兹沃斯,圣莫尼卡也是满脸沉凝,一双双颜色各异的脸庞凝视着头顶的虚空。

 希尔芙和爱莉也暂时顾不得卡尔萨斯死去的悲伤。

 ……

 夜晚,是如此的安宁,同平日截然不同猩红的圆月透着梦幻般的美,寂静冷清的世界破损的地面上,树木投下了斑驳的阴影。

 绯红还在蔓延,顺着黑暗的天幕扩散。

 忽然间,一抹不一样的颜色自虚空中被撕开的裂缝浮现。

 秦楚心头没来由的一阵恶寒。

 那是一尊高大的王座。

 如宫殿,如山岳。

 整个王座通体以白骨头颅堆砌而成,构成巨大的王座究竟需要多少头颅?一万个,十万个?百万还是千万个?

 没有人知道,只能看到那白骨头颅之上,眼眶的位置全都闪烁着猩红诡异的光。

 王座之上看不到有什么存在,但哪怕只是那空空如也,就已经好似一座大山般压在每一个人的心头,带来沉重的难以喘息的恐惧。

 紧接着,一阵暴虐到极点,污秽到极点的声音钻进了秦楚的耳朵,不同于之前聆听到的诡异的呓语,这声音更有穿透性,不是阴森诡异而是充斥着暴虐的咆孝。

 他的血管和青筋立马凸显起来,剧烈的蠕动着,几乎都快要爆开。

 仿佛中,秦楚似乎看到了自己浑身血管爆裂,鲜血狂喷的画面。

 内心深处控制不住的暴虐正在迅速蔓延……

 他似乎已经快要变成恍若卡尔萨斯那样凶残的怪兽。

 光!

 蓦然间,秦楚咬破舌尖,刺痛让他的精神稍微恢复,口中一声爆喝,柔和的圣光再一次弥漫。

 胸腔当中暴虐的冲动霎时间平息,圣光以秦楚的身体为中心,冲着四周逐渐扩散,距离最近的是沃兹沃斯,他的双目圆瞪,眼睛都凸了出来,手指紧握,身体似乎都在若隐若现的膨胀。

 很明显,他正在同自己身体当中想要疯狂破坏的暴虐冲动抗衡。

 圣光降临,噬虐的冲动被压制,沃兹沃斯深呼吸了一口,状态恢复正常,目光冲着四周看去,沃兹沃斯和圣莫尼卡这两个最强大的魔法师受到的影响最小。

 魔法师的精神强度本就比较高,对于这种影响抗性也更强一点,比沃兹沃斯好受很多。

 圣光扩散之下,两人些微的不适也逐渐被驱散。

 诺玛也算正常,这个女人的心智比表面上看起来更加坚强,远处大量的贵族,他们只是感觉到恐惧,其他方面似乎并未受到太大的影响。

 那位神秘诡异的存在,似乎还瞧不上一般的普通人,因为他们没有力量。

 而真正倒霉的,是那些有着一定实力,刚好被虚空中的存在注视到,却又不够强大扛不住绯红冲击的那些人……

 就在一大群贵族中,一名青年凄厉的嚎叫起来,他的身体膨胀成了球体,皮肤上遍布诡异的皲裂的纹路,体毛变得又黑又长,整个人似乎异化成了一头巨大的猩猩,凄厉的嚎叫逐渐变成了残虐的咆孝。

 他的双手已经变成锐利的尖爪,勐地扑向距离自己最近的人,可是,还不等冲过去,他身上的血管已经承受不住体内近乎沸腾的热血,轰然爆裂。

 他想要去毁灭,却自己率先走向了灭亡。

 圣光继续扩散,越来越多人笼罩在圣光之中,他们剧烈跳动的心脏逐渐平复,圣光让他们感受到了温暖和安稳。

 只有秦楚身上还蔓延着圣光,只有圣光能带来救赎……恐惧,最能滋生信仰。

 忽然,秦楚心脏勐地一颤。

 他感受到了一双凶残的目光,从自己身上扫过。

 那是神明的注视。

 一瞬间的颤栗让秦楚的身上立马泛起一层鸡皮疙瘩。

 紧接着,夜空中的绯红,如同翻滚的江河般迅速收缩,黑暗重新降临,月光也恢复了明亮,所有的光芒全部收敛在裂缝之内,白骨的王座消失在眼前,虚空中的裂缝也逐渐弥合。

不得已原因,本站启用新域名:
m.yushugu.com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字号变小 字号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