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大地母神的愤怒(1)(1/3)

 怎么说呢,秦楚本不想这样的。

 他只是让诺玛帮自己把衣服上的污渍擦干净……不对,这甚至不是秦楚要求的,是诺玛自己非要过来的,真怪不到秦楚头上。

 这只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诺玛把秦楚的衣服弄脏了,那自然要负责清理。

 但,如果从卡尔萨斯的角度来看,那感觉就完全不同了。

 自己的未婚妻蹲跪在秦楚面前,头还一动一动的……脑子里立马就浮现出来各种各样糟糕的画面。他甚至连未婚妻的嘴唇都没有亲过,现在未婚妻居然在给这个男人做这种事情?

 只能说,来得太巧了。

 卡尔萨斯若是能早来哪怕五秒钟看到的画面就完全不同。

 死亡骑士出离的愤怒了。

 猩红的液体在身上蠕动个不停,喉咙中是犹如野兽的嘶吼,白骨手指紧紧握成拳,指关节卡察作响。

 暗红色的气流围绕着卡尔萨斯的身子不断旋转,就像是在身上缠绕了一条条黑红的巨蟒。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血雾已经将卡尔萨斯笼罩,如同一团猩红的肉块般不断蠕动着。他的周围围绕着虚幻,朦胧,支离破碎的残片,就像是一片血海,无数扭曲的影子正在血海中挣扎着被吞没。

 卡尔萨斯从未像现在这般对一个人产生如此强烈的杀意。

 秦楚明显已经看到卡尔萨斯正在暴走的边缘,但他完全没有恐惧,非但没有恐惧,甚至还很恶意的想要在火上泼一盆油,想要看看卡尔萨斯怒火的究竟在什么地方。

 这个家伙现在一定很痛苦吧?可是,总感觉还不够,总想要卡尔萨斯更疯狂,更痛苦,更绝望。

 卡尔萨斯越是愤怒,秦楚心中就越发快意。

 这个绿毛龟,究竟能忍耐到什么程度?

 于是乎……秦楚冲着卡尔萨斯翘起了嘴角。

 他笑了。

 很得意很挑衅的笑。

 那种模样,似乎就是在说,有种你来打我啊……

 嘶……

 血雾勐地颤抖了一下,卡尔萨斯的怒火在这个时候彻底被引爆,自身压抑承受的极限在这个瞬间被冲破。

 再也控制不住了,他要将这两个狗男女全都杀掉,杀掉,杀掉……

 下一秒钟,翻滚的血雾中传出了一声如同野兽一般的嘶吼。

 他的右手张开,一把猩红的长枪在掌心中自动浮现。

 吼吼吼吼……

 卡尔萨斯发出了扭曲的咆孝,仿佛是在说去死吧,混蛋。

 下一秒钟卡尔萨斯手中的长枪脱手而出。

 嗡的一声,长枪瞬间贯穿玻璃,径直冲着诺玛的头颅还有秦楚的小腹穿刺过来。

 眼瞅着两人就要变成碳烤羊肉串,就在此时,秦楚忽然用力将诺玛往旁边一推。

 正在清理秦楚身上牛排酱汁的诺玛没想到秦楚突然这么粗暴,一下子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刚抬起头就听到休的一声,一抹猩红带着刺鼻的血腥味擦身而过。….

 下一瞬间,就在诺玛面前长枪噗嗤一声,直接贯穿秦楚的小腹,将秦楚的身子钉在地板上。

 「啊啊啊啊啊……好……好……好……」秦楚的声音突然沉寂下去:「好像……也不是很疼?」

 其实刚刚体内安蒂亚是有能力将这一次攻击拦截的,别说安蒂亚,就算秦楚自己也有能力躲开,但是这并不利于自己下一步的计划。

 所以,秦楚才会选择硬吃下这一招,本以为会很痛的,可是身上的滋味让秦楚有些惊讶,除了一根长枪戳在肚子里稍微有些不太舒服之外,甚至没有太多刺痛的感觉,

 似乎圣愈还有一定止痛的效果。

 这还不算,哪怕秦楚并未将长枪从身体当中抽出,圣愈的权能就已经自行发动,开始修补秦楚身上破裂的伤口,一点点正在将长枪往身子外面挤。

 圣愈权能的效果好的超出想象,只要不是瞬间要命,几乎都能在短短的时间内愈合的七七八八。

 只是旁边的诺玛却是被这一幕惊骇刺激到了,她茫然的看着秦楚的身体不断喷涌着鲜血,身子在不住的颤栗着,秦楚有些惊愕的脸庞在诺玛的眼中被自动替换成了痛苦,平静的声音也变成濒临死亡的沉寂。

不得已原因,本站启用新域名:
m.yushugu.com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字号变小 字号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