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鲜血骸骨骑士(2)(1/2)

 又一次听到这熟悉的声音!

 卡尔萨斯的眼童忽然之间瞪大,第一次听到这个声音他在修行中变得疯癫,杀掉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屠光整个家族所有人……

 当他去找诺玛的时候,诺玛却是好像看到了怪物一样远远的逃开。

 或许,在那个时候,未婚妻就已经背叛了自己吧?

 在最需要她的时候,她抛弃了自己……反倒是杰洛将自己收留,自从待在杰洛身边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听到那让他恐惧、颤栗的声音,曾经的噩梦好像已经彻底远离。

 可是现在,当他在痛苦中绝望,在背叛中憎恨,当他的意识和精神处于极端波动状态的时候,他又一次聆听到那神秘的呓语。

 那声音,一圈圈就像波纹一样在他的耳边回荡……

 那好像是烈火焚烧的声音,是骨头断裂的声音,是鲜血喷溅的声音,是濒临死亡之前痛苦的悲鸣……声音似乎化作一条细小的蠕虫在他的耳朵中不断蠕动,一点点钻进他的大脑,渗透进入他的灵魂。

 就像是一根粗大遍布尖刺的狼牙棒在他的大脑中疯狂搅动。

 「啊啊啊啊啊……」

 卡尔萨斯发出了嘶哑的声音。

 呓语贯穿灵魂的滋味,好痛苦。

 他悲鸣着,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痛苦的悲鸣变成了充斥着愉悦的诡笑。

 那扭曲又癫狂的表情,看一眼就足以让人头皮发麻。

 仿佛有什么恐怖的事物即将苏醒,胸膛剧烈起伏,跳动的幅度几乎快要冲破胸膛,心跳的声音恍若狂暴的擂鼓。

 他的眼睛圆瞪着,闪烁着猩红的光。

 诺玛,是我的。

 谁也别想抢走。

 自从卡尔萨斯因为黑暗的力量屠灭自家满门之后,原本大受欢迎的贵族公子突然间就变得无人问津,那些原本纠缠在身边故意露出大片肌肤,不经意肢体触碰,偶尔的走光,只为能让卡尔萨斯多看一眼的小姐们忽然就消失了。

 就好像从来都不曾存在过,就算是提起这个名字,也只会是满脸厌恶,毕竟,那个人实在是太危险了对吧?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他砍掉脑袋,抓在手中,虽然是个帅哥,但还是死亡更可怕一点。

 卡尔萨斯原本很鄙视那些簇拥在自己身边的莺莺燕燕,在他看来那只是一群庸俗甚至称得上是污秽肮脏的女人……她们在诱惑自己的同时,不知道还有多少个情人,冲着自己甜言蜜语的小嘴,不知道刚刚亲吻过哪个男人,柔软的***不知道刚刚还在哪个男人的身下扭动……

 但,卡尔萨斯又很享受那种被簇拥的感觉,这会让他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

 诺玛这个未婚妻是父母强行安排的,原本他并不是特别喜欢,因为这个女孩总是怯生生的甚至偶尔还会一个人自言自语,听说她小时候是个傻子。….

 卡尔萨斯都无法理解,父母为什么要给自己安排这样一个未婚妻。

 灾难之后所有人都离开了自己,诺玛也是一样,只是相比较其他的小姐诺玛至少偶尔还会出现在自己面前看望自己一下,她似乎在寻找救赎自己的办法……尽管卡尔萨斯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需要救赎的地方。

 嘛,反正自己也不可能再有其他女人了,那就勉强接受诺玛吧。

 当他心中决定接受诺玛的那一刻,诺玛就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独的人,而是成了他死亡骑士卡尔萨斯的所有物。

 可是现在,这个该死的***,居然冲着秦楚投怀送抱?

 她怎么敢的?

 无法原谅,无法原谅

 ,无法原谅!

 难以名状的呓语在卡尔萨斯耳边不断回荡,眼前看到的诡异幻象让卡尔萨斯暴怒,暴怒让杀意弥漫。

 原本,卡尔萨斯听不懂那神秘的呓语究竟是什么意思。

 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悟了。

 就像是有一个声音在自己的耳边,用最狂野的声音嘶吼:

 去憎恨吧,去战斗吧,去杀戮吧!

 鲜血的喷涌声和骨头的断裂声,才是最好的祷词!

 用敌人的头颅,装饰你的身躯;用猩红的鲜血,填满你的!

 陡然间,卡尔萨斯昂起头颅,阴暗的囚笼不知何时已经弥漫着一层猩红的光,他的眼球颤栗的凝视着头顶的虚空,仿佛中能看到一个模湖但巍峨的身影,高坐在无数头颅堆砌而成的王座之上。

 一块块黏连着粘稠鲜血的皮肤开始从卡尔萨斯的身上脱落,一层层,一片片,坠落在下方的污水中,发出滴答的声音,溅起一小片水花。

 越来越多,越来越快。

不得已原因,本站启用新域名:
m.yushugu.com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字号变小 字号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