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去酒店,然后开个房间(1)(1/3)

 在诺玛三岁的时候,她甚至还不会说话,正常贵族家的女孩在这个年龄已经开始学习各种礼仪了,但诺玛没有,她只是在地面上戳泥巴,一戳就是一整天。

 这种情况任谁都觉得她有点问题,母亲带着诺玛到处寻找能治愈诺玛的地方,无论是最有名的医生,教会,甚至是炼金术师,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诺玛天生灵魂残缺。

 这是无法治愈的,这一辈子,诺玛都只能这样憨憨傻傻。

 因为这个原因,诺玛从小被其他的小孩嘲笑,但诺玛也不会反驳,甚至完全不在意,只是傻乎乎的笑着。

 结果,就在六岁那年,诺玛突然间就会说话了,走路也不歪歪扭扭了……

 盖亚,也是在那个时候从诺玛的意识中分离出来的。

 虽然已经恢复正常,但其他小朋友欺凌诺玛似乎已经变成了习惯,再加上诺玛时不时和脑海中的另一个自己自言自语,看在其他小朋友眼里面,这依旧是个怪人,他们嘲笑她,排斥她……

 诺玛已经习惯这样,她还有盖亚,所以并不会孤独。

 她的魔法天赋也开始逐渐展现……直到伤害了自己的母亲。

 懦弱的性格,就是这各方面的原因共同造就的。

 自从伤害过自己的母亲之后,诺玛就对魔法的力量深深的恐惧和排斥,她学习魔法只是为了能控制自己的魔力,不再让自己去伤害别人。

 诺玛从来没有认真去修行过魔力,但谁能想到,她的魔力就是一个劲儿的往上涨,就连安东尼导师都大呼不可思议。

 诺玛不想杀人,无论这个人是谁,无论他是不是坏蛋,是不是想要伤害自己……虽然她很清楚刚刚盖亚临时操纵这个身体只是为保护自己不受侵害,可是面前那些扭曲的还在不断流淌着鲜血的尸体,依旧让诺玛恐惧。

 相比较洛丝薇瑟来说,诺玛或许更像真正的圣女。

 就在诺玛陷入自责中,盖亚一直在安慰着的时候,谁都没有发现一道阴影无声无息的从窗外飘来。

 那身影,仿佛一道幽灵,没有任何声音,没有任何气息,就这么飘了过来,出现在诺玛的身后。

 他的手心,多出一把锐利的匕首,匕首上涂抹着致命的毒药,月光下闪烁着蓝汪汪的光。

 狰狞的脸上挂满扭曲的笑,纤薄的利刃,冲着诺玛的后颈刺去。

 诺玛并未察觉到身后猎手的出现……而这个所谓的猎手,也并未感知到,自己同样已经被人盯上了。

 就在距离洛日公馆还有百米远之外的一栋楼顶,秦楚的身影迎风而立,夜风吹动秦楚身上的衣服,哗啦啦作响。

 他的双手张开,用斗气凝聚起一把锐利的长弓,圣光凝聚而成的光剑搭在弓弦之上。

 弓弦直接拉满,下一瞬,秦楚一声厉喝:

 「伪.螺旋剑!」

 好吧,其实完全没有任何关系,纯粹是因为秦楚想叫一下这个名字而已。….

 感觉很帅!

 嗡……

 锐利的光剑瞬间迸射出去,以奇快无比的速度撕裂黑夜,半空中留了一道银白的光芒,恍若银河。

 就在那个神秘的刺客匕首马上就要触碰到诺玛的肌肤,诺玛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脸色勐地变了,想要躲开已经来不及只感觉后颈似乎都传来了一阵尖锐的刺痛。

 另一个意识,因为没有操纵这个身体也没能感受到来自背后的偷袭。

 就在诺玛以为自己这就要死了的时候,只听到嗤的一声,螺旋剑直接贯穿刺客的身体。

 胸腔的位置破开一个大洞。

 身体就像一个残破的沙袋,被螺旋剑的冲击直接带飞出去,重重

 的砸在墙壁上,跌落下来又被地面上的土刺贯穿。

 看着从自己身后被震飞出去的黑衣杀手,还有跌落在地面的匕首,诺玛脸色苍白,身子激灵灵的颤抖着。

 「嗨,诺玛小姐,还好吗?」

 窗外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诺玛有些惊喜的扭头,只看到勇者大人的身影就在窗外,双手扒在窗台上,正满脸温柔微笑的注视着自己。

 当看到秦楚的脸的时候,诺玛只感觉快要蹦到嗓子眼的心,突然间就落了下来。

 那张脸,带给了诺玛从未有过的安心感。

 那是在卡尔萨斯都从未带给过自己的感受。

 她洁白的贝齿轻咬着下唇,努力不让脸上的表情垮掉,但眼角的地方却晶莹闪烁。

 被勇者大人拯救了呢。

 秦楚的目光扫了一眼房间里面,眉头紧紧的皱成一团:「诺玛小姐,这就是你说的环境还不错吗?」

 「呼,当时我真不应该就那么让你离开的……」秦楚有些懊恼的说着,然后翻身进入房间。

 诺玛感觉很不好意思,毕竟自己现在居住的地方是如此狼狈。

不得已原因,本站启用新域名:
m.yushugu.com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字号变小 字号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