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你也不想一脸憔悴的去见卡尔萨斯吧?(2)(1/2)

 汝妻子吾养之汝勿虑也!

 秦楚其实很想很有魏武遗风的来上这么一句……

 但考虑到卡尔萨斯可能会听不懂,所以还是很贴心的为卡尔萨斯翻译成白话文

 因为秦楚的这一番话,卡尔萨斯的嚎叫声戛然而止,霎时间四周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死亡骑士瞪大眼睛满是震撼的凝视着秦楚,他的身体都在发抖,颤栗,眼神中震惊逐渐被恐惧和绝望取代。

 真狠啊!

 太毒了。

 对深爱着自己未婚妻的卡尔萨斯来说,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他痛苦的吧?身体上的折磨还不算,难道说连卡尔萨斯的灵魂都要给碾碎吗?

 奥古斯都在感叹着。

 卡尔萨斯虽然愚蠢,但脑子没有完全坏掉,听到秦楚这些话他的脑子里就会不由自主的幻想各种各样的情景,越来越糟糕,越来越痛苦。

 在接下来直到死亡之前,卡尔萨斯都每时每刻要承受自己脑海中幻想出来的画面的折磨。

 这种折磨甚至比身体上的痛苦还要让卡尔萨斯难受,甚至足以让卡尔萨斯疯掉。

 他绝望,他痛苦,他又无能为力……

 在过去了几秒钟之后,卡尔萨斯似乎终于反应过来,他就好像一个疯子一样拼命的挣扎起来,贯穿手腕的锁链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手腕的位置甚至被撕裂,嫣红的鲜血不断顺着破裂的伤口流淌而出。

 他就像是一条悲惨绝望的野狗,喉咙中不断发出一阵阵嘶哑的咆孝:「秦楚,你这个混蛋,不许你对诺玛出手……」

 「不许!」

 「你敢伤害诺玛,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一定要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

 卡尔萨斯咆孝着,他甚至妄图冲着秦楚冲过来,但手腕上的锁链让他什么都做不到,也不知道是因为剧痛还是愤怒,或许都有吧。

 他那肮脏的脸庞完全扭曲在一起,恍若魔鬼。

 卡尔萨斯越是愤怒,秦楚心中就越爽。

 没错,就是这样,去绝望的挣扎吧。

 然后在痛苦中死去。

 这就是你最好的结局。

 秦楚的嘴角咧开一条缝隙,冷漠的注视着面前暴怒的死亡骑士。

 牢房内的污水,泛起一圈圈涟漪,大量老鼠似乎受到惊吓狼狈逃窜。

 只要告诉卡尔萨斯这个消息就行了,剩下的,就留给卡尔萨斯自己想象了……这地方的环境实在是太过糟糕,让秦楚有些无法忍受。

 「奥古斯都阁下,我已经看望过卡尔萨斯了,看起来他很精神,你听他的声音这么大。」秦楚笑呵呵的说道:「甚至有点吵闹,我们是不是该离开了。」

 「当然。」

 奥古斯都点头微笑。

 「秦楚,你不要走,你给我滚回来,不许你伤害诺玛听到没有,你这个王八蛋我诅咒你……」

 身后传来卡尔萨斯暴怒的咆孝,只可惜,这些声音毫无用处。….

 在秦楚和奥古斯都离开之后,那几个牧师又一次回来,瞥了一眼还在嚎叫的卡尔萨斯,为首的牧师脸上浮现出一抹阴冷的笑容:「刚刚勇者的话,你们都听到了?」

 「勇者说了,吵闹……你们知道该怎么做吧?」

 一名牧师的掌心中已经出现了一把锐利的刀子旋转着:「当然。」

 「说起来,我也感觉他很吵啊。」

 「早就应该这么做了……」

 眼瞅着手持刀刃的牧师一步步冲着自己走来,阿尔萨斯隐隐约约感受到他们想要做什么,他的头皮几乎都快要炸开。

 「住手,你

 们要做什么?」

 「你们不能这么对我,你们全都被秦楚骗了……」

 「以圣光女神的名义,给罪恶以惩罚吧。」

 「不要,不要,不要……啊唔唔唔唔……」

 ……

 地牢的隔音设施倒是相当不错。

 等秦楚离开地牢之后,身后的声音立马就一点都听不到了。

 夜风吹过,秦楚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里面的味道实在是太糟糕了。

 不过能看到卡尔萨斯现在倒霉惨烈的模样,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看样子,勇者阁下很满意?」奥古斯都满面微笑。

 就如同他觉得秦楚心太狠一样,秦楚也感觉这个慈眉善目的老家伙阴损狠辣,这种手段可是和神圣教廷一直以来自诩的光明正大截然相反。

 「教皇陛下,我似乎又欠了您一个人情……」

 「怎么会,上次您也帮了我一个大忙,我们这是互利互惠,合作共赢。」奥古斯都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这种共赢能一直持续下去。」

不得已原因,本站启用新域名:
m.yushugu.com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字号变小 字号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