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残忍的审判(4)(1/3)

 这算啥?不知道算不算夫目前犯?

 大皇子是安塔西亚的前未婚夫,洛丝薇瑟又是大皇子最爱的人。

 洛丝薇瑟当着大皇子的面亲吻秦楚,这对他造成了前所未有的打击。

 整个人都句偻了起来,形容枯藁,好像在一瞬间的功夫苍老了几十岁。

 原本身上的尊贵和优雅也在这个时候当然无存,身子只是不自觉的,诡异的颤抖着。他并没有去打断秦楚和洛丝薇瑟,只因为他不想让圣女殿下看到自己狼狈失仪的模样。

 他想要在洛丝薇瑟心中留下最完美的形象。

 四周的看客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心中都不由得滋生出一股怜悯,大皇子对洛丝薇瑟的感情皇城中人尽皆知。

 可是现在,未婚妻在亲吻别的男人,最深爱的圣女洛丝薇瑟也在亲吻别的男人……想想都想掉眼泪,都吐血了。

 「好可怜……」

 「真的好可怜,好像一条狗哎。」

 滴滴咕咕的声音在四周扩散。

 贵宾席位上的那些重量级角色,也都是满脸的古怪。

 这明明是一场神圣的决斗,突然间感觉就像是一场闹剧。

 不,不对。

 这不是闹剧。

 更像是一场对大皇子从身体到灵魂的,残忍的审判?

 饶是沃兹沃斯只是将自己这个儿子当做废物再利用,可这个时候心中也不由得感觉有些可怜,几个皇室成员也都是面色古怪,这个勇者太狠了吧?

 杀人就算了,还要诛心?

 你在哪儿亲嘴不行,非要跑到大皇子面前来,这不是摆明了给大皇子找刺激的吗?

 看大皇子现在形容枯藁身影句偻的模样,明显被刺激的嗨上了天。

 四周的肃静,和无数瞩目的目光让洛丝薇瑟有些害羞,她的脸颊红扑扑的,满脸娇羞的后退了一步,小手放在心口,偷偷从下面窥视着秦楚的脸庞,她看到秦楚的脸上满是惊讶。

 呵呵,看来自己的突然袭击效果不错,勇者都惊呆了。

 他的脸也有些红,现在一定因为自己的吻心跳加速了吧?

 这样应该就可以在勇者的心中留下重要的印象,以后和勇者之间关系的发展也会越来越顺利,唯一麻烦的就是安洁利卡,这个女人一定会阻挠自己的。

 真是可恶,自己当初就不应该将安洁利卡从火刑架上救下来,虽然只是为了羞辱她,但实在是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会成为自己最大的麻烦。

 果然还是得想个办法把安洁利卡除掉,不然的话,她寝食难安。

 心中转动着恶毒的念头,但洛丝薇瑟的脸上却是纯真可爱:「那么勇者大人,我会一直注视着您的。」

 「胜负并不重要,但请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洛丝薇瑟不想看到您受伤,那会让我很伤心的。」

 小手很可爱的冲着秦楚轻轻摇了摇,旋即洛丝薇瑟终于转身离去。….

 这一下,终于没人了。

 秦楚也终于转过身来,顺手擦掉了脸上被洛丝薇瑟亲吻留下的口水的痕迹。

 呸,恶心。

 嘶!

 这一幕刚好让抬起头的大皇子看到了。

 浪费啊。

 这个家伙究竟知不知道圣女的吻有多珍贵啊,他恨不得扑上去舔干净。

 他连圣女的小手都没碰过,这个混蛋获得了圣女的吻,却完全不知道珍惜,真是太浪费了。

 秦楚的身影,终于在千呼万唤之下登上了角斗场。

 大皇子的眼角因为因为过分用力,都已经瞪得裂开了,两条血痕混合着眼泪从脸颊上

 滚落,他伤心他愤怒他绝望。

 但是他完全没有责怪洛丝薇瑟。

 圣女殿下肯定只是被秦楚这个家伙蒙蔽的,这绝不是圣女的本愿。

 他将所有的恨意,全都投向了秦楚。

 好像神经了一样,脸上露出了残酷扭曲的笑意,狰狞的双眼凝视着秦楚:

 「我决定了!」

 「我不会那么轻易杀了你的,在这场决斗中我要让所有人都看到你是多么的弱小,你有多么卑劣,我要让你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我的宽恕。」

 「你居然敢亵渎纯洁的圣女,这是你应得的惩罚。」

 纯洁?

 纯洁个屁啊。

 秦楚有些不耐烦的挖了挖耳朵:「可以开始了吧?我不是很想在这里浪费太长时间,家里还有很多女孩等着我呢。」

 大皇子的身体激灵灵的颤抖了一下,不怒反笑:「好,既然你这么想死,那我成全你……」

不得已原因,本站启用新域名:
m.yushugu.com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字号变小 字号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