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爆头(1)(1/3)

 沙耶很不爽,很不爽!

 安塔西亚是个非常优秀的女人,沙耶能感受到她有着丝毫不逊色于坎蒂丝的天赋,当秦楚一下子看呆了的时候,她的心情顿时变得很糟糕。

 嘴唇咬着秦楚的耳朵,宣泄着心中的不满。

 只是可惜,沙耶的嘴唇软绵绵的就算是真咬上去也不会感觉怎么痛,甚至让秦楚感觉还蛮舒服的……当然,秦楚可不会傻乎乎的表示自己完全没事儿,而是做出一副因为疼痛龇牙咧嘴的模样,不然的话真惹得沙耶生气,那一口银牙咬上来可就不是什么舒服的事儿了。

 叶卡捷琳娜和薇尔莉特也已经准备好了。

 这两位也都收到了请帖……毕竟,一位是猩红女武神,一位名义上是沃兹沃斯的妹妹,都是实力超绝的高手,这种强者谁也不敢忽视。

 叶卡捷琳娜换上一套火红的礼服,如同猩红绽放的玫瑰妖艳动人,薇尔莉特则是一条青灰色长裙,这可能只是薇尔莉特用自身的魔力幻化出来的。

 虽然她打扮稍显朴素,但架不住自身的底子足够好,照样靓丽动人。

 秦楚趁机站了起来,暂时拜托了哼哼着的沙耶:「看来都准备好了,我们差不多也该出发了。」

 行宫花园内枝蔓修建的整整齐齐,月光笼罩下,假山下的池水反射着点点星光。四个身穿着盔甲的身影静静的站在院子中,地面上拉出长长的影子。

 是安塔西亚的四个护卫。

 当看到自家皇女的模样的时候,四个护卫眼睛都变得格外明亮,那是骄傲和自豪,自家的皇女是如此的优秀,如此的美丽。

 就像是天空中最闪亮的那颗星辰!

 四个护卫深呼吸了一口,旋即走到秦楚的面前几乎同时单膝跪下:「勇者大人,我家皇女……拜托了。」

 他们只是护卫,没有资格参加这场宴会,甚至连靠近的资格都没有。

 在这个充斥着傲慢和腐朽的帝国,在经历过暗杀,在经历过城门口的羞辱和嘲笑,他们无法相信帝国的任何一个人,除了秦楚这个勇者。

 在无法接近宴会的情况下,他们只能拜托秦楚能帮忙照顾好皇女殿下,不要让皇女殿下在宴会中受委屈。

 护花使者。

 这本来应该是大皇子兰斯这个未婚夫的工作,但现在他们只能祈求另一个男人,不得不说这是一种讽刺。

 属下的忠心和担忧让安塔里亚心中充满感动。

 秦楚笑道:「放心吧,我会尽量照顾好安塔西亚殿下的。」

 在秦楚答应下来之后,四个护卫终于稍稍安心。

 门口早已准备好一辆奢华的马车,本来对于贵族来说,参加这种重要的宴会就算是一家人也会分别乘坐不同的马车,不然的话就会让人觉得你很穷,连马车都雇不起。

 但秦楚并不在乎那么多,一辆马车容纳四个人已经足够……如果不是不想显得太过另类,秦楚甚至宁愿徒步慢吞吞的走过去,正好散散心……….

 上流社会各种各样的规矩,多的让人有些烦闷,但对于贵族来说他们却是不厌其烦的坚持着这些所谓的礼仪,因为这样才能彰显他们的身份,地位和财富。

 这是为迎接王子妃举办的宴会,而且,也几乎等同于公开宣称大皇子兰斯就是下一任的皇帝,有着和一般宴会完全不同的意义。

 就算是沃兹沃斯也不会怠慢,而且会有很多重要人物参加,一般的贵族可以交给侍从来迎接,但一些特殊的重要的大人物,必须要大皇子亲自出面,甚至可能要沃兹沃斯亲自出马,否则的话,会让对方感觉自己不被重视。

 大部分的贵族都已经到了,可皇女安塔西亚尚未出现,这让沃兹沃斯

 有些焦躁。

 兰斯的脸上则是微微流露出了一抹嘲弄的笑,那个女人现在应该正在为梳洗打扮而忙碌吧?或许已经准备好了,正在拼命往这边跑?

 想到安塔西亚提着破烂的裙角,跑向宴会现场的画面兰斯就忍不住想笑,这个愚蠢的女人也不看看她是什么身份,居然还想做王子妃?

 她够资格吗?

 他和洛丝薇瑟之间,决不允许任何人打扰,谁也不行。

 说起来,自己好像也没告诉安塔西亚宴会在什么地方举行,那个蠢女人该不会连位置都找不着吧?

 兰斯越来越开心了。

 就在这时候,伴随着马蹄哒哒哒的声音,一辆马车出现在宴会现场的入口,奢华的马车象征着尊贵的身份,车夫将帘子掀开,一道身影从里面走出赫然正是勇者。

 沃兹沃斯脸上的焦急瞬间消散,换上了一抹豪爽的笑容,瞪了旁边不争气的儿子一眼,旋即快步冲着秦楚走去。

 大皇子无论心里面有多么不爽也只能憋着,跟在老爹的身后。

 只是还不等两人来到马车面前,就看到秦楚突然在马车前面伸出了一条胳膊,紧接着,一条包裹在红色丝质手套内的小手搭在秦楚的肩膀上,火红的玫瑰在月夜中绽放,是猩红女武神叶卡捷琳娜。

 然后是沃兹沃斯所谓的表妹薇尔莉特。

 这两人会和秦楚一起出现没什么奇怪的,毕竟都居住在秦楚的行宫……可是让沃兹沃斯和大皇子惊讶的是,在这两人走下马车之后,秦楚并未离开,依旧维持着绅士的姿势。

 这让沃兹沃斯和大皇子眉头紧皱,难道还有人吗?

 该不会是安洁利卡吧?

 虽然勇者阁下对安洁利卡非常宠爱,但安洁利卡只是一个女仆,她并没有资格参加这样的宴会。

 很快,他们就看到一条纤细的手臂,包裹在洁白的蕾丝手套之内,轻轻搭在秦楚的胳膊上,就算是透过丝质的布料,也能感受到里面的肌肤如冰雪般细腻。

 一抹纯白,从马车中出现。

不得已原因,本站启用新域名:
m.yushugu.com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字号变小 字号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