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被罚(1/2)

 紧紧的咬住牙关,就是不让自己倒下。

 她要挺住,识海震荡的这么厉害,一个不小心,她就会彻底成为傻子。

 指甲刺入掌心,鲜血更多的滴落下来。

 但这次却没有落到书页上,而是进入了凤挽怀里的那枚妖兽蛋上。

 不知过了多久,书页翻到了最后一页,凤挽意识一松,头倒在了桌上。

 此刻凤挽的识海扩大了一倍不止,而且,有一本闪着金光的书,悬在识海上空,高速的旋转着。

 凤挽是被凤青青叫醒的。

 看着凤挽眼下浓重的黑眼圈,凤青青也没忍心责怪她。

 “你毕竟只是个凡人,也不要太拼了,这三个月,你几乎都没有睡过一个完整的觉。

 你一个凡人,倒是比大多数的修士还要努力。

 明天给你放天假,回去看看你娘吧。”

 “嗯,谢谢姐姐。”

 凤挽这三个月一步都没有踏出过凤青青的房间,吃饭的时间她都觉得有些浪费。

 她必须抓紧一切时间,将书上的内容装进自己的识海里。

 不过也是该跟凌氏报个平安,让她不要太担心。

 有了凤青青的身份玉牌,在凤家简直都可以横着走了。

 非常顺利的回到她跟凌氏一起生活的那个小院。

 凌氏正坐在院子中间的巨大梧桐树下做女工。

 听到脚步声,抬头看到是凤挽,忙放下手里的活计迎了过来。

 拉住凤挽的小手,不住的上下打量着。

 “娘,你不用担心,我过的很好,还长高了不少。”

 凌氏高兴的点头,拉着凤挽到院子中的石桌旁坐下。

 “儿啊,你要是能修炼该有多好啊。”

 看着愈加白嫩嫩的凤挽,凌氏无奈叹息道。

 “娘,一切都会好的。”

 凤挽知道自己有灵根,但现在说太多也不好,只能这样安慰凌氏。

 “嗯,你说的对啊,只要我们现在好好的就行了。

 对了,儿啊,你这三个月有没有看到你爹啊?”

 凤挽暗暗翻了个白眼,这女人一旦恋爱脑上身,还真是让人头疼啊。

 “没有。”凤挽老老实实的摇头。

 “哦,这样啊。”凌氏眼底一片失落。

 凤挽这次来主要是看看凌氏,然后告诉她自己一切都好,第二日一早,便回主宅了。

 时间一晃又过去了一年,凤挽已经将凤家关于灵植记载的书籍全抄了个遍。

 凤挽记忆力好,加上又抄了一遍,关于灵植的药性属性生长习性都牢牢的记在了心里。

 她也终于弄明白了,她不能引气入体就是因为筋脉堵塞阻滞了灵气进入。

 想要疏通堵塞的经脉,需要一味高阶的灵植。

 她现在别说是高阶的灵植,就是低阶的都没有。

 这天,凤挽正在凤青青的房间里抄书,房门被人大力从外面推开。

 “族长爷爷,您快看,是凤挽再替凤青青抄书。”

 虽然在开门的瞬间,凤挽就将笔放下了,但这怎么能逃过族长和一众长老们的眼睛。

 凤青青听到声音,也忙撤了阵法,中断了修炼。

 看着从内间走出来的凤青青,族长和长老们看着她的眼神第一次带上了失望。

 凤欢得意的昂着下巴,天才又如何,敢不将族长和长老们放在眼里,等着被狠狠惩罚吧。

 最好是族长他们一生气,直接剥夺了凤青青的修炼资源。

 这样,那些资源就能落在他这个第二天才头上了。

 凤青青和凤挽对视了一眼,然后非常默契的一起认错鞠躬。

 “族长爷爷,我们错了。”

 如果凤挽和凤青青狡辩不认,族长和长老们会更加失望心寒。

不得已原因,本站启用新域名:
m.yushugu.com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字号变小 字号变大